Hewitt's Blog

Author: Hewitt (page 1 of 54)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 Oscar Wilde

我们的梦想必须足够宏大,这样,在追寻的过程中,她才不会消失。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结婚是误解的结果,男女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

婚姻像抽烟一样令人颓丧,而且比抽烟贵得多。

男人因疲倦而结婚,女人因好奇而结婚;最终他们都会失望。

什么是离婚的主要原因?结婚。

当爱情走到尽头,软弱者哭个不停,有效率的马上去寻找下一个目标,而聪明的早就预备了下一个。

我迟早要成名的,没有美名也有恶名。

只有拍卖师才对所有的艺术流派不存偏见,一概推崇。

诗人不可能被什么东西打败,印刷错误除外。

只有浅薄的人才了解自己。

摆脱诱惑的唯一方式是臣服于诱惑……(我能抗拒一切,除了诱惑。)

我喜欢自言自语,因为这样节约时间,而且不会有人跟我争论。

我喜欢有未来的男人和有过去的女人。

给我们赦免的,是忏悔而不是牧师。

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糕,那就是没有人议论你。

永远宽恕你的敌人,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他们恼怒的了。

生活中只有两种悲剧:一个是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另外一个是得到我们想要的。

谈论天气是无趣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雄心壮志是失败最后的避难所。

执着是缺乏想象力的人最后的避难所。

女人是用来被爱的,不是用来被理解的。

男人希望是女人的初恋,女人则希望是男人最后的浪漫。

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这就是所谓的浪漫。(恋爱总是以自欺开始,以欺人结束。)

我年青时以为金钱是最重要的,现在我老了,发现果真如此。

爱国是恶人的美德。

这世界就是舞台,可角色分配得不像样子。

坏女人带给我麻烦,好女人却令我厌烦,这就是她们唯一的不同。

经验是一个人给自己所犯的错误取的名字。

男人的面孔是他的自传,女人的面容是她的幻想作品。

良心和怯懦其实是一回事。

我喜欢政治晚会,这是唯一人们不谈政治的地方。

我喜欢对一堵墙说话,世界上只有它不会反驳我。

人生就是一件蠢事追着另一件蠢事而来,而爱情则是两个蠢东西追来追去。

一个人决不应该相信说出自己真实年龄的女人。如果她把这都说出来了,那她什么都会说。

报纸和文学的区别是,报纸没法读,而文学则没人读。

以前书由文人来写,被大众阅读;如今书由大众来写,无人阅读。

恭维话从来没有让女人缴械,但可以让男人缴械。这就是性别差异。

女人可以跟任何人调情,只要有旁人看见。

艺术是世界上唯一严肃的事物,而艺术家则是唯一永远不严肃的人。

一个庸俗的人知道所有东西的价格,却不知道任何东西的价值。 

人会越变越老,但不会越变越好。

穷人就应该要么去偷盗,要么领取救济金。

女人的生活中只有一个真正的悲剧:过去是恋人给的,未来是丈夫给的。

一个人要么成为一件艺术品,要么戴一件艺术品。

逢场作戏和终身不渝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后者稍微长一些。

一生只爱一次的人是肤浅的,他们把那叫做忠贞不渝,我却叫做习惯性懒惰或是缺乏想象力。情感生活的忠贞不渝就如同智力生活的一成不变一样,简直是承认失败。

我简直太聪明了,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从艺术的观点来看,坏人是非常吸引的研究对象。他们代表了色彩、变化与特异。好人会激怒人的理性,坏人则引发人的想象力。

别虚掷你的一寸光阴,别去听无聊的话,别试图补救无望的过失,别在愚昧、平庸和猥琐的事上消磨生命,这些都是这个时代病态的目标和虚假的理想。

把人分成好的和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是迷人,或者乏味。

墙纸越来越破,而我越来越老,两者之间总有一个要先消失。—1900年11月30日,于左岸旅店,王尔德遗言

尼斯湖水怪

         在最不知道听什么的时候,就听Canon吧。Canon是世界上变调最多的曲子。总会有一首变调会适合你的这千思万绪。

         今晚听到的是这首,Royal Scots Dragoon Guards – Canon。听着听着,脑子里突然pop-out一句话,把自己献给尼斯湖水怪吧!当然尼斯湖水怪也会嫌弃对不对?!

          可是,当然,我不嫌弃尼斯湖水怪就好了嘛!

           

达尔文 – 蔡健雅

我的青春 也不是没伤痕
是明白爱是信仰的延伸
甚么特征 人缘还是眼神
也不会预知爱不爱的可能
保持单身 忍不住又沉沦
兜着圈子来去有时苦等
人的一生 感情是旋转门
转到了最后真心的就不分
有过竞争 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 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 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我的青春 有时还蛮单纯
相信幸福取决于爱得深
读进化论 我赞成达尔文
没实力的就有淘汰的可能

我的替身 已换过多少轮
记忆在旧情人心中变冷
我的一生 有几道旋转门
转到了最后只剩你我没分
有过竞争 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 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 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有过竞争 有过牺牲
被爱筛选过程
学会认真 学会忠诚
适者才能生存
懂得永恒 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懂得永恒 得要我们
进化成更好的人

进化成更好的人

 

         一条微博,无意中被推手,推到了热门微博,浏览量一天内达千万次。可是,这千百万次阅读量却没有几个人看明白原来微博所指的。原来世界并不是我想的这样的,原来是这么苍白无力的。

         睡觉前,万老湿说,积极点想,我这偶然一条微博今天是给了多少人发了工资,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收入。确实这也不是我曾经想到的,原来世界并不是我想的这样的,原来是这么积极向上的。

          面对爆炸性的推手信息回复,从所未有的各种信息,让人觉得这个国度的人真的很脑残。殊不知,朋友们纷纷发来关怀信息,原来自己的小宇宙里面还是有那么些人懂你的。脑子里对世界印象再一次刷新。

         这个年度的重头计划我已经完成,给自己几天时间走出去。从莫斯科回来已经有半个月。照片一直没有整理。但是我知道当我真的走在西伯利亚的土地上,走到波罗的海边时,发现这个国度与我原先想象的相差甚远:这个国度不讲英语,这个国度的人民高贵冷艳,这个国度有着深入地心的地铁,这个国度的人的保守程度十分,这里一个城市可以有几十家大大小小的中餐馆……

          走出自己的世界,才知道外面是多么的不一样。当我们心中的期待与外面的世界形成落差,我真能那么淡定么?

日落克里姆林

记忆

          现在每次登陆自己的blog,总是习惯性地第一步要在后台更新完各种程序插件,然后再开始写下那么一篇流水账。也许你能猜到为什么会是如此流程,因为确实距离上一篇日志已经是两个月之前。这么久才写一次,不禁想问自己,这个blog对我的意义是?

         突然在微博上发现某人更新了文字,点进去。发现,文字里的记忆一点都没有我。此刻,明白blog只是为了记下我的记忆。这就是最大的意义。当然让此刻的身边人看到自己,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活在记忆里的人。

         其实不然,我们只是借着记忆去悟出将来我们该怎么走。我不活在过去,只能也只会往前看。sooner or later,I will have my day; sooner or later, I will get something.

         没有你的惆怅文字,已经放弃太多未能满足的好奇心,我还是会努力珍惜当前。这估计就是回忆能带给我的最大积极力量。

         假期又要开始,计划着一场再次独自出行。一辈子有着太多的回忆,珍惜眼前,努力让未来看今天的回忆更美好。

         姑且睡前写写。

         对了,每次写之前,还有一个流程,就是,需要喝得微醺微醺的。此刻微醺,但是还想继续喝。可是明天还要一早起来去喝早茶。希望某个人肉闹钟能准时叫我起床吧。晚安。

预期的随意

        又到毕业季。本应该是可以醉一次的季节,结果一次都没醉。有的人是这一次离别后,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是何时何种情况再见了。当然乐观点看,好多事情都不是按照预先设想的那么进行,就像想醉却没醉。

         凌晨3点回到家,睡到自然醒。一个毫无规划的周末。这种无约束感似乎带来一丝窃喜。窃喜背后却有种无名的空洞感。难道这无约束感不是我想要的?迷糊了生活态度的我。

       预计今天要改完所有作业,可是现在却在码些没有太多逻辑的字。要是被我妈看到,又要唠叨这又不吃又不睡又拖拉了。好多事情都有一个预定的agenda,只是我的agenda得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支持。顿感无力。

      预想,预期,预计,面对对生活的期许,也许我们只应该有“坚定的目标,随意的道路”。

      谁能确保这随意的路能通达那个目的地呢?

2013.4.12 Carry On

        这两天一直在循环播放两首歌曲:Maroon 5 – Daylight和Fun. – Carry On.两首歌曲都让人心情很容易起伏。比如,看着此刻,微博和饭否上都是关于马桶台的某歌唱节目微博,很烦躁!

        心情起伏,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两首歌曲的旋律,可能更是因为心里太多的事情了。都说鸭梨大的时候,口味会很重,今晚吃饭还感觉我最近吃咸的东西太多了。太多垃圾无地发泄。在微博上,总不能发一条喊那些人消停下的话。这样的苦逼情况太多太多了。积累起来,心事就越来越多了。

         再举个例子,一群朋友都是爱狗、爱猫的人士,对于我这个对动物无感,甚至是有抵触的人来说,Daylight Project MV里面的那话说得让人特别感触,因为我还说不出那句话"I also hate cats"。

         还有更多更多的事情时不时的会跳出来让人感觉这生活很累。朋友说,面对未来,我们不应该是觉得更加刺激么?我说,我们的恐惧更多是来自于未知。缺乏对未知的探索,生活是不是少了一种积极的态度呢?记得,小时候很喜欢一个人钻到被子下,然后打开手电筒,内心就是一种满足和自然。要是寻找那种安全感,能通过打开手电筒那么简单就能获取到的话,面对生活的未知,恐惧感应该没那么恐怖。

          Anyway, I am speechless at the moment. So quote some those words from Carry On to end.

If you're lost and alone
Or you're sinking like a stone
Carry on
May your past be the sound
Of your feet upon the ground
Carry on

    如果自己写的东西,将来有一天自己都不懂了,那是意味着什么呢?

    乱,此刻。

当偏执遇上习惯

    洗澡时,突然想问,这么多年,写下的这么多流水账,大多的愤愤不平,我的观点明确坚定,不禁会问,这“自信”和“坚持”来自哪。着实思考了下,这都是来自于“偏执”吧?我也是个偏执狂么?自省了下,似乎真有“偏执狂“的赶脚。

    虽然从05注册域名到现在,blog产量不多,但是还是会坚持每年续费。

    虽然都是纸上谈兵,但是还是会选择把自己的观点阐述出来。

    虽然每天都喊着早点休息,但是还是会磨蹭到半夜两三点。

    虽然爸妈总唠叨要多吃米饭少喝牛奶,但是还是会每天还是会喝牛奶。

    ……

    很多的“虽然……但是……”,俨然当“偏执”遇上“习惯”时,总会那么的不顾一切。

    当“偏执”遇上“习惯”,面对再多非议,也还是会“偏执”下去,自信满满。

    当“偏执”遇上“习惯”,面对再严寒,心是热的,还是会继续热下去。

    就犹如现在,”习惯“地”偏执“去写着说着我心里想的那些话。

    在努力尝试着去屡清某些东西,但是还是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时,相信”偏执“和”习惯“会让我继续思考下去。

    此刻,脑中跳出两个关键词:宗教、信仰。

    此刻,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唯心主义者。

    此刻,又在习惯地纠结要不要当这个偏执的人。

    习惯地偏执着,心一直都是热的。

 

关于父母,关于孩子。

   今天在回家路上,问了两位妈妈,问她们会不会把自己孩子的照片放到公共社区进行讨论投票的这么一个问题。两位妈妈似乎都倾向于不喜欢把孩子的照片摆到公共网络社区讨论,仅限于朋友圈子的共享。 关于父母,这么个展示是为了什么?关于孩子,在这样的讨论中他们得到了什么?

   这么一个问题,思考了下,我居然得出的结论是:孩子是父母的一块工艺品,不管是精雕细琢还是粗制滥造。

      不言而喻的是,事实上,父母们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孩子当做自己的成就展示一番。进而,不禁担忧,将来这些父母对于孩子们的期待将会是有如何的大。 

   父母也许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摸着石头过河地把我们生了下来,又花了不少钱养了那么大。按照理所当然,对孩子的期许也是天经地义的。可是,有木有人曾经想过,父母们在把他们剩下来之前,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去征求这个受精卵的态度?而当一切都已经生米成熟饭时,父母隐约的期许就成为了受精卵的故事续集。一切看似都是那么的合情又合理。

   作为受精卵的成型产品,孩子们,对于他们的人生续集无非有两:顺着所谓天经地义再造下一代;突破传统人生编剧写出自己的篇章。生命在循环,人生再继续。

   关于父母,关于孩子,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尽管有的会,各种辩解,不管承认与否。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6 Hewitt's Blog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